对比西方国家 百姓不富裕强国梦只会昙花一现

  “中国梦”再次清晰起来。

  事实上,“中国梦”几度彷徨。

 那些在遭受苦难时无比清晰和强烈的梦想,随着时间推进而一度模糊。甚至,在商业社会环境异化的日子里,就连“梦想”本身也变得稀缺。

  中共十八大闭幕,习近平参观《复兴之路》展览后阐述了他对“中国梦”的理解,人们意识到,无论是宏观叙事的“伟大梦想”,还是每个人心中的小小梦想,其实,二者之间有着无可比拟的紧密关联。“中国梦”的话题再一次被重新拾起,而我们知道,“中国梦”一直未曾走远。

  什么是“中国梦”?如何理解其内涵和外延?如何实现“中国梦”?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就他眼中的“中国梦”接受了《中国民商》记者专访。

  “中国梦”的三个层面

  《中国民商》:梦想之于一个国家而言,是什么?

  周天勇:作为一个国家的梦想,非常明显地提出来的有“俄国梦”、“英国梦”、“美国梦”,而从大量的文献看,“美国梦”提得最为鲜明,在全世界的影响也最大,成为这个国家的意识形态和普世价值,成为凝聚这个民族的精神内核,也是这个国家凝聚力、活力的来源。

  “美国梦”的由来,是始于很多年前,一部分欧洲人坐着“五月花号船”,渡过大西洋,寻找新大陆并在此建造新的国度。这个梦想,本质上就是去追寻一种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只要勤奋、有能力、想干事,便能干出自己的事业,没有等级制度,信仰民主自由。

  实际上,“美国梦”不是一个国家的梦想,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民族的梦想。而“中国梦”,也是中华民族这个民族的一种理想,对未来的一种憧憬。而且这个梦能激发这个民族去奋斗,能激发这个民族的活力和凝聚力。

  《中国民商》:“中国梦”,似乎也是一个宏大叙事的词汇,很抽象,也很笼统,那么,具体包含哪些内容?

  周天勇:“中国梦”应该包括三个层面。

  首先,“中国梦”应该涵盖民族之梦、家庭之梦和个人之梦,而民族之梦和个人之梦两者之间是既有联系,又有差别。显然,个人之梦更具体。

  民族之梦和个人之梦要分开。首先就是要避免用民族之梦代替个人之梦,用民族的理想代替个人和家庭的理想,以强调民族之梦的名义一味要求个人和家庭;其次,要防止因为过度强调民族之梦而忽视家庭和个人之梦,忽略政府应该承担的义务。

  两者又是联系的,个人之梦、家庭之梦汇集起来就是整个民族之梦。每一个家庭平日的油盐酱醋、衣食住行汇集起来,就会成为一个民族的经济社会。比如当食品安全成为多数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时,吃到安全的食品就可能成为一个民族的梦想。

  其次,“中国梦”是相对于世界其他民族而言的,即作为中华民族,这13 亿人口,我们是谁?我们的特征是什么?是谁的传人?

  在世界这个大家庭地位怎样?这个意义上的复兴,就是在世界民族之林中有地位,不挨打,不受列强欺负。

  再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又是相对于历史而言的。在农业文明时代,1820 年以前的300 年,中国的GDP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但是进入工业文明之后,西方国家开始文艺复兴、科技进步,这个时候的中国却依然坚守陈旧僵化的体制,没有创新、没有活力,特别是缺失了商业经济的发展,缺失了工业文明,中国至此落后。

  复兴始于十一届三中全会

  《中国民商》:“中国梦”就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复兴在一定层面上又是相对于历史而言的,那么,“中国梦”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

  周天勇:解放前,“中国梦”就是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建立独立自主的国家,仁人志士采用了革命的方式实现。

  建国梦与强国梦、富国梦是有区别的。

  不能用革命实现建国梦的办法去替代本来应当通过建设实现的强国梦和富国梦。建国后,“中国梦”发生改变,开始发展社会主义建设,让国家富强起来。但在起初的30 年里走了一些弯路,“中国梦”被遗忘,一段时间严重偏离了富国强民的路子,比如“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做法,并且实现梦想的路径也发生了重大偏差。

  1949 年,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GDP 只占世界总量的5% ;1978 年,人口占全球人口四分之一多,GDP 占比更是降到了1%,人均180 美元,排世界倒数第二。

  这期间的30 年,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前十年为24%,中间十年是大概8%,“文化大革命”十年只有4% 左右。

  我认为,建国不能叫复兴,复兴首先就在于民族尊严和民族地位的提升。建国后头30 年,知识、教育、科技几乎不起作用,这个民族根本没办法和世界其他国家竞争。这其中的关键问题在于,中国共产党没有从一个革命的党转为执政党,党的工作没有从革命转向建设。

  中国真正的现代化,中华民族开始复兴是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的。就是其“三步走”的发展战略。这“三步走”,不是什么宏大的战略,而是小平同志事实求是,承认现状、脚踏实地,把实现现代化具体到20 世纪末人均收入翻两番、21 世纪中叶赶上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目标上。

  《中国民商》:改革开放到现在,中国已经走过了30 多年的历程,那么,从邓小平时代到目前,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走到了哪个阶段?

  周天勇:改革开放这30 年,中国确实走对了路子,从全世界最穷最落后的基础开始迈向复兴,创造了奇迹。有两个衡量指标:

  一是,2011 年达到人均收入5414 美元,从世界排名倒数第二上升到了89 位;二是,世界经济总量占比从1% 上升到了11%,十几亿人的烂摊子发展成为世界经济总量第二的国家。连30 年前曾经认为中国无法解决10 多亿人的吃饭问题,而现在却出现了中国威胁论。的确是天翻地覆的奇迹。

  然而,发展中也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比如这30 年在实现强国富民之梦的时候,更注重强国的一面,而富民少一些;尽管设想共同富裕,但最后收入差距变得越来越明显。

  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发展水平相比,中国的发展程度也还是发展中国家。从收入水平来看,2011 年世界人均GDP 是将近1 万美元,中国人均收入5414 美元,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人还不富裕,中国人均收入如果达到世界平均水平,那么经济总量应该占到世界经济总量的20%。

  从城乡结构来看,目前中国还有49% 的农村人口,即便来到城市的常住人口也很多都没有自己的房子;另外,和发达国家、包括中等发达国家相比,在生活方式、富裕程度等等方面,中国还差得很远;更重要的是中国的体制还不是一个现代国家的体制。